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2岁烫伤男童离世父亲跪地说对不起图搜了

发布时间:2019-09-26 20:59:06 阅读: 来源:粉碎机厂家

北京2岁烫伤男童离世 父亲跪地说“对不起”(图)

昨日京京的父亲剪掉孩子外套的拉链,按照习俗,孩子走的时候不能穿带拉链的衣服。

11月13日,京京母亲给京京买了玩具,准备让医生放在京京床头。

京京家的院子里放着他最喜欢的小车。

昨日凌晨2时许,京京母亲在家属的搀扶下离开医院,京京父亲在医院外准备为京京烧些纸。当日凌晨京京因伤势过重离世。

新京报讯40多分钟的心肺复苏仍未能挽回京京的生命。昨日零点左右,躺在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ICU病房里的2岁烫伤男童京京停止心跳。

京京和家人住在通州,父母开了一家洗衣店。11月6日,京京掉进店里一个热水桶被深度烫伤,当天被送医抢救。

昨日,京京的主治医生范宝玉介绍,从11月14日下午4时起,京京的各项指标陆续出现不良状况,尿液由平时的15至20毫升变得只有几毫升,血压也一直没有增高。前日晚上9点多,京京没有了呼吸,只能靠呼吸机来维持。京京的创面感染引发感染性休克,导致脏器功能衰竭。11月15日零点左右,京京在近40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下,依然没有恢复心跳。

昨日凌晨1点40分,京京被送往太平间。京京爸爸进入太平间时,把送给京京的礼物放到灵柩里,跪在地上说,“宝宝,我对不起你”。

昨晚6时许,京京从丰台医院太平间被转至东郊火葬场火化。京京的父亲和另两位亲友陪同前往送京京最后一程。

特写

玩具陪伴的童年

11月15日零时20分,ICU病房里监控仪上的划出一条直线,京京的生命在2岁11个月画上句点。缠绕孩子全身的绷带得以松绑,被松绑的,还有那落入90℃热水桶后持续不断的疼痛。

11月6日,通州台湖镇尖垡村,京京不慎落入自家洗衣店的热水桶中,全身92%重度烧伤。9天抢救,三次手术,84万余元的社会捐款,没能留住这个小生命。抢救的日子里,母亲蒋梦(化名)深深自责,她后悔没有看护好孩子,甚至对当初应不应做洗衣店生意产生怀疑。父亲吴华亮更多时候沉默不语,手里握着儿子一直想要的悠悠球。

最后的礼物

昨日凌晨,京当医生宣布京京死亡时,蒋梦一倒,躺在了地上,吴华亮发白的脸上,做不出任何表情。

整个下午,吴华亮都坐在丰台医院殡葬处的办公室,手里一直攥着送给孩子的最后的礼物—一个金色悠悠球、一个红色悠悠球。

在京京住进ICU时,吴华亮每次探视都问京京:“京京,你要悠悠球吗?”京京都会眨眨眼表示想要。

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悠悠球,京京磨着爸爸买了一个,有一次玩时,不小心砸到脑袋。担心危险,蒋梦把悠悠球扔到了房顶上。京京给妈妈说好话,“我长大了,不会再被砸着头了。”

还有一个多月京京才满三周岁,丰台医院没有适合京京的衣服。吴华亮跑了两次,给京京买了一件棉服、一件牛仔蓝裤子、一顶橙色帽子。按照北京的老风俗,离世之人不宜穿带扣子和拉链的衣服。

吴华亮第二次出去给京京买棉衣,但没有找到没有拉链的,最后买一把剪刀—吴华亮一点一点剪掉了拉链,希望孩子在另一个世界平安。

下午五点多,死亡证明送到,京京可以办理火葬手续了。去太平间送京京最后一程,京京爸爸跪在京京灵柩前泣不成声:“宝宝,我对不起你。”

安家在北京

“我们不做生意了!孩子,我们回家。”失去京京后,蒋梦一遍遍地哭喊自责。

2003年,吴氏夫妇从湖南老家先后来到北京,一年后,女儿的出生给他们带来在北京安家的希望。在电梯公司画了7年图纸后,吴华亮和妻子在通州开了一家洗衣店。2011年,儿子出生,为了纪念和这个城市的关联,夫妇俩给儿子取名京京。

两人每天的生活从忙碌开始。蒋梦一睁眼就要和工人们一起洗床单被罩,收拾家务、照顾孩子、给工人做饭。吴华亮则在搬运工、司机和洗衣店老板三重角色中转换。

蒋梦累得喘不过气时,曾把1岁半的京京送进村里一家幼儿园,成为园里最小的学生,“因太小、抵抗力差”,两次住院后退学,被父母接回了家。

待在家里,京京很给妈妈省心。姐姐一上学,没有玩伴的他,独自在家,骑着他最爱的小车,从院子一头骑到另一头。

邻居阿兰印象中,蒋梦几乎忙得没有时间给孩子买衣服,“有时托我给孩子买双袜子。”

今年4月,阿兰带着京京去游乐场,这是他第一次去游乐场,“在沙坑里,孩子把大玩具让给其他小朋友,他拿着只能装一点沙土的小猫玩具,玩得高兴。”

阿兰有时也劝蒋梦,别忙得过了头。阿兰记得,打京京出生后,吴家夫妇从未回过老家,“三个月前,孩子爷爷奶奶来北京看病,才第一次见到孙子,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

11月6日,吴华亮一早把女儿送去学校,匆忙带着父母去城里看病。上午10点多,蒋梦像往常一样,洗了一大堆被罩后,开始给工人做饭,总是一个人玩的京京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过早懂事爱分享

去游乐场是京京为数不多的一次出远门。在此之前,京京与北京相连的生活空间仅有尖垡村。

阿兰家搬走前,她的儿子程程是京京除了姐姐外仅有的伙伴。小家伙一个人穿过马路,去对面找程程玩时,忙碌的蒋梦会在临出门前叮嘱孩子“小心车”。

程程并不是他失去的第一位小伙伴,之前,还有一位曾和他一起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回老家读书了。

程程搬走后,京京的活动范围基本上局限在家里。玩具、游戏、动画片,成了他的新伙伴。

京京住院期间,10岁的姐姐从沙发下掏出弟弟的玩具,积木、小鸡啄米、幼儿语言学习机。

孤独似乎“培养”出京京对大人分外的热情和体贴。一个月前,阿兰回去探望蒋梦,带了孩子最爱的零食,京京挑出棒棒糖,拿给车间里的工人吃。他总“亲疏有别”,会最先把棒棒糖递给平时给他买零食的阿姨。

他不仅会给忙碌的妈妈捏肩揉背,阿兰伸出腿逗他,“姨腿疼。”小不点立马跑过来,小手在阿兰的腿上捏来捏去。

寒意逾深,冬天越来越近,京京的生日在即。蒋梦老早盘算着,“今年一定得给孩子个大蛋糕。”去年生日,京京感染肺炎,医院里的两岁生日没有蛋糕。懂事的京京搂着蒋梦,“妈妈,我只要一个小蛋糕就可以了。”

“还有女儿和双亲,无论如何,生活都要过下去。”吴华亮在殡仪馆望着窗外,手里把京京的悠悠球打了个蝴蝶结,生活的寄托转移在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身上,“还是希望她在北京读中学,这里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

追访

父亲签同意书转捐剩余善款

11月8日,为了救助2岁烫伤男童京京,新京报与公益组织北京天使妈妈基金会取得联系,在天使妈妈、新浪公益和腾讯乐捐等公益组织的帮助下,为京京捐款的爱心平台陆续成立。

昨晚,天使妈妈基金会发布声明公示称,截至15日下午17时,天使妈妈为京京在各平台总计筹集善款708128.68元。经孩子家人和新闻媒体以及天使妈妈现场协商,天使妈妈基金会将结清京京在医院期间的所有治疗费用和丧葬费用。孩子家长个人接收的约20多万善款由家人自行安排使用。

天使妈妈基金会负责人沈利说,昨日早上开始,有很多网友联系到天使妈妈,表示对剩余善款的关注。

昨日下午,京京的爸爸吴先生与天使妈妈公益组织烧伤项目负责人李延见面。他决定,除去京京的治疗费用26万余元外,愿意将剩下的捐款用作天使妈妈“烙印天使”项目,专门用于救助烧烫伤儿童。李延承诺,基金会将支付京京的治疗费用和火葬费用。

李延介绍,由于京京离世对吴先生打击太大,吴先生不希望以京京名义成立专项基金,“孩子父亲对于京京的离世很难过,不愿用这种方式让孩子被提起。”她说。但京京爸爸同意将剩余善款救治有烧烫伤情况的儿童,并签署了《同意书》供基金会存档。

此外,昨日上午,天使妈妈基金会救助京京的三个平台天使妈妈官网、新浪微公益、腾讯乐捐均关闭。

捐赠公示

截至昨日上午10时49分,新浪平台收到55814元

截至10时57分,腾讯乐捐收到271357.76元

截至10时40分,天使妈妈官网收到19851元

截至11时,天使妈妈工行账号收到19750元

截至11月14日思源平台收到341354.92元

合计筹款708128,68元

京京的最后9天

2014年11月6日

10时,跌入热水桶中。11时40分,送入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进行气管切开手术

2014年11月8日

接受消痂手术和植皮手术,60%坏死组织被清除

2014年11月9日

已能进食,网上捐款平台正式上线

2014年11月10日

状态平稳,演员张国立为京京捐款10万元

2014年11月11日

接受第二次消痂手术和植皮,接受异种皮覆盖术

2014年11月12日

出现呼吸困难,医院立刻采取急救措施,并为其插上呼吸机

2014年11月13日

肺部感染加重,第三次消痂手术被取消,仍能进食酸奶

2014年11月14日

生命体征指标下降,感染高危期

2014年11月15日

0时20分,创面感染引发休克,脏器功能衰竭,宣告死亡

释疑

此前,曾发生过患儿离世后捐款去向不明的事件,引发爱心人士质疑。据公益人士介绍,一般来说,受益人去世后,公益界常用的方式是将剩余善款转捐给同类型需要救助的孩子,也会有一定额度的捐款给孩子的父母。

受益人离世善款怎么用?

惯用做法是转捐给同类型求助者

天使妈妈基金会负责人沈利介绍,根据天使妈妈基金的规定,基金账号的剩余捐款,将用于患同类病症孩子的救助,当捐款金额超过50万元时,可成立专项基金。

沈利表示,经过京京父亲同意,京京余下善款将以京京名义用作天使妈妈“烙印天使”项目的成立小项目基金,去帮助经济困难家庭中有同样烧烫伤情况的孩子。

此外,患儿在求助时会填一份表格,表格中有一条提及多余捐款转捐救治其他患儿。如果剩余善款不在基金账号,而在受助者手中,他们建议受助者家长把剩余善款奉献出来,转给其他患儿。以上皆取决于对方的自觉和自愿。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工作人员介绍,受益人去世后,公益界常用的剩余款项处理方式是转捐。“转捐同类型需要救助的孩子,也会有一定额度的捐款给孩子父母。”

剩余善款所有权归谁?

律师:受益人原则上不能改,募捐前应说明“转捐”

此前,天使妈妈救助过的“大肚女孩”善款去向曾备受关注。据媒体报道,“大肚女孩”胡云星身高仅1米,但腰围有1.08米,确诊为“布加氏综合征”。针对善款的管理,其父亲不愿把钱交给基金管理,担心万一基金汇款时间慢了,病情被耽误。天使妈妈则表示,他们一直呼吁善款都能捐往第三方平台,以确保透明使用。

捐给公益机构的剩余善款到底属于谁?北京市力珉律师事务所麻增伟表示,应该考虑捐款人的意见。他认为,公益性赠与合同的受益人原则上不能更改,合同目的也是为了让受益人使用捐款资金。但如果受益人直系亲属同意签署文件,在受益人逝世后将剩余捐款转捐,文件肯定具备法律效力。不过捐赠行为本身包括捐款人的意愿,捐款人的意见应该考虑进去。建议公益组织在号召社会大众捐款时,明确公示若捐助的受益人离世,捐款将转捐其他困难人士。

目前我国与慈善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最根本的还是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从制度上加以规范和完善。

如何监管剩余善款使用?

捐款人可在网站查使用明细;第三方平台将监督

天使妈妈基金会表示,之前为京京捐款的社会爱心人士,可以通过天使妈妈官网和新浪微博官方认证“天使妈妈财务”的微博,来关注余下善款的使用情况和明细。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工作人员介绍,作为非公募组织的第三方平台,他们负责监督类似天使妈妈基金会等公募机构的捐款流程,要求他们出示款项票据,并及时在第三方网络平台上公布项目进展。对于发布不及时的公募机构,会剥夺其公募权利,对每个公益项目的发展情况都要实时追踪。此外,如果有捐款人强烈要求退捐,也可以向捐款的公募机构提出,公募机构如果接受,第三方平台会在网上进行公示。

原标题:北京2岁烫伤男童离世父亲跪地说“对不起”(图)

稿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鹰击万里追梦笃行凯斯工程机械全国经销商大会圆满召开油锯

三一摊铺机重点高速上的摊铺明星切刀片

李冰冰明天给自己揭幕蜡像价值超百万元村下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