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贾樟柯的江湖儿女郑潇

发布时间:2020-10-18 14:45:21 阅读: 来源:粉碎机厂家

一部有港片传统的土味江湖片,一段没有脚的鸟与“山西苏丽珍”的草样年华。

电影诞生130年,像其他艺术一样,开始变成了停滞的、重复的、滥用的、不停的垃圾制造器。能讲的、值得讲的故事几乎已经讲尽;能用的、堪用的各种技巧手法也不再有变化。

当电影接力到中国的113年后,终于也穷尽了故事和手法,走进了荒漠,沦为了二手影像与洋垃圾的坟场。

在中国,少有人能在这门手艺上做出创新,早期电影刚到中国之时,似乎出现了一些新的可能,但随着各种意识形态的出现,新的起点也就成了终点。电影成为了某种宣传工具以及其他艺术的综合体和译本,不再是观察的主体和存在的(非存在主义)探测器。

如今,中国内地电影在国际视野下,能够跟得上国际脚步的人,也就贾樟柯一人,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电影意识上。

在世界电影视野下,艺术电影的未来趋于一种自然主义与象征主义结合的新形态(字面意义上的/有别于魔幻现实主义或超现实等其他主义的综合体),这种新形态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更为丰富幽微、完整、复杂的生活面貌与宇宙图景,它不是由各种主义中产生的,而是通过对生活的观察、思考、提炼、艺术加工和再创造的结果,是产生主义的基础,而不是主义生产的结果。

它不是对电影(非技术层面)的完善、改进和提高,对于艺术而言,不存在谁比谁先进或进步之说,就如发现北极并不会使发现美洲过时一样。它是一种对未知的探索,对人类境况边界的探索与拓展。

它体现的这种面貌和图景之美,不是如后现代主义所云的各种拼贴式的产物,也不是靠对现实的幻觉(特效电影,如科幻等)让观众倾倒,而是靠内容的奇妙、令人想不到的观察以及对生活细节的精确捕捉与萃取,凝聚起的密度之美。

在贾樟柯的新片《江湖儿女》中,介质“文体”的分用与混用使得技巧进一步进步与升华;微缩历史的展开是对时代之痛或说时代之谜的体现;各种生活细节的捕捉与萃取让风格更加繁复。这些便是贾樟柯给予同时代的艺术贡献。

故意的乡土化、聪明地偏离同时代事件主流语境的做法,让自然主义自然地流淌;明确的表意与符号隐喻让象征主义的花朵自由地盛开。自然主义与象征主义的“新形态”将自由女神手里的假火炬真的点燃(The Eternally Female Draws Us Onward.),就这点而言,贾樟柯和现实主义以及新现实主义有了区别。

江湖是什么?

实际而言,贾樟柯的江湖就是一种人类(混江湖与跑江湖的人)的处境;这是一种对存在复杂性包容的、被忽略或被遗忘的人的境况;一幅微缩历史的生活图景。

在《江湖儿女》中我们能看得见松柏,也注意得到烟火。它展现的是时代的万花筒:不是以它的政治、历史为社会的范畴,而是作为根本的存在处境来描绘,作为根本的人的处境来处理的。在《江湖儿女》里,个人不能帮助也不能挽救他的时代,也就只能表现他的失落,这是时代之殇,也是无法改变的人的困境。

互相的追诘与驳难凸显出对立的内心世界,这种对立的因素构成了不安的互动,最终导致了角色的互换,造成了一种人生的错位。错位的人生,在人物行动的外部与内心生活的再次放大中,或延续或终结:出走的从一种不确定的生活走向更加远的未知;而留下来的则圄于粗粝的监控影像之中。电影结束于监控画面中赵涛模糊影像,我们看不清她的表情,这不是原来剧本的结尾。但拍到这个镜头时,我觉得应该把它当做结尾,这是一个模糊的数码感很强的影像,在生活中这是随时可以被删除的垃圾画面。电影用两个小时都在讲这些模糊的身影,每个人身上都有那么生动的故事,拍电影就是不想让这些身影被随意删除。——贾樟柯

湖北石英砂

医用冷敷贴代加工

轻钢别墅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