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5:06 阅读: 来源:粉碎机厂家

彤宝虽是剑灵,但终日呆在剑里,对外面的事了解不多,心智只相当人类五六岁的孩子。他哪敢违抗天迦黎的命令,不然等待他的,将是那三昧真火的炙烤。

那玩意虽然能增涨灵力,可被火烤的滋味着实不好受,他才不要!

彤宝乖乖将药丸塞给莫含烟服下。

莫含烟服下药丸后,幽幽翕开眼,熟悉的药香,让她大脑迅速流转,意识到那人刚来过。

“是他来了吗?”莫含烟追问道。

彤宝抿嘴,一副打死也不能说的。

莫含烟见他这样,逗笑道:“小孩子可不能撒谎!”

彤宝嘟嘴说:“是他不让我说!”

说完,才知已不打自招,羞得用手捂住脸:“我什么都没说!”

莫含烟没在追问,居然变得分外安静。

从第三关出来,恰好到了规定时间。莫含烟似乎有意拖到这个时间点上的。

夺第一的是百星峻驰,他一早就出了关,拿着三件珍宝却迟迟不肯交给考官,只在关卡外等着莫含烟,见莫含烟终于出来,他笑着迎上去,将三件珍宝交给莫含烟。

“阿烟,拿着!这样你就可以达成心愿了!”

莫含烟莫含奇妙地望着百星峻驰。

“你怎知我要拜谁为师?”

“当然知道!”说时朝一旁的白梦琪挤挤眼。

莫含烟料到是白梦琪跟他说得,可现在她已想开。

这三件珍宝是百星峻驰万般拼搏得来的,她怎能坐享其成,再说拜不了宗主,又拜不了那个人为师,拜谁与她还不一样。

她将珍宝还给百星峻驰道了声“谢谢”,继而大步而去。

天迦黎眸光一直尾随着莫含烟,刚见百星峻驰与她拉拉扯扯,顿觉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他不能发作,知他们只是清纯的友谊,何况还都是孩子,他又何必跟孩子计较。

她心不在焉究竟在想什么?

天迦黎的心绪全跟着莫含烟,见她与众人聚到一起,听穆月宣读结果,居然表情十分淡定。

天迦黎挠心地蹙起眉头。

这么快就放弃了!

嘴角不时有些玩味。

打算,待前几名拜完师,他再出面也不迟,反正他要给那丫头一个惊喜

天迦黎幽幽一笑。

果不其料,百里峻驰顺利拜在大长老门下。前三名,依次拜了二护法、三护法和四护法。

其实他们都想拜在宗主和大护法门下,可惜那位宗主不收徒弟已多年,大护法事多,又是代掌门,对于收徒,这两人冒似都不上心。

其实这只是常人的理解,偏偏这回,这两人都要不按常理出牌。

白梦琪一心想拜穆月为师,偏偏青木大护法直瞪着她,让她难再开口。终于拗不过,咬咬嘴皮说:“弟子愿拜大护法为师!”

大护法这才满意地含笑捻须。

白梦琪转眼成了穆月的师妹,让她受宠若惊,想到以后能跟穆月平起平坐,她心怦怦直跳。

莫含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界,四大护法八大长老都没自己的份了,如今只能等着各堂各门负责人过来挑拣。

终觉得面上难堪,躲在人群中不想出来。。

等了又等,见身旁的人都被人领走,只有她还在原地,终于慌得小脸苍白。

这些人都不看资质的吗?敢情昨日她没从剑阁拿到剑,成了公认的废材。想到这,莫含烟握剑的手都在抖。

那些素日里瞧不起她的人再次用话羞辱她。

莫含烟觉得胸膛憋闷的紧,肚子里的憋屈,让她随时都会发作,终于她拗不过要发作了,穆月突然朝她步来:“阿烟,可愿意拜于我门下!”

穆月乃青木大护法的嫡传弟子,修为已是翘楚,能拜在他门下,无论面子还是门弟并不输给任何人。

莫含烟撇嘴,刚想开口答应他。

一阵疾风袭来,穆月不受控制地直往后退。

众人见之皆惊,回首一望,见一抹白影从广场上方飘下,落于莫含烟跟前。

见是天迦黎,众人纷纷下跪。

莫含烟眸里悲喜交集,见众人都跪下,适才想到天迦黎的身份,赶紧双膝着地道:“弟子拜见宗主!”

天迦黎见她忽然间变拘束,嘴角一扬,忙伸手扶她:“无需多礼!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天迦黎的弟子……”

这一天大消息,让莫含烟耳根连抽,刚要起身拜谢师恩,心口连连绷紧,那股夺命的窒息再次作涌。

她有意想压制,可偏偏越压制,痛感越强。

这样的场合,她可不想失了礼。

她终于拜他为师了!想不到他就是宗主,万莲山最厉害的人!哈哈!

莫含烟满心欢喜,忽觉眼前一黑,万千思绪尽断。

醒来时,在一处大殿的床上。

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白。

虽然全是白的,但丝毫没有凡间灵堂的那种死气。

殿里陈设简单,只有一床一桌一椅,却纤尘不染的让人生出几分肃穆。白色的帐幔随风翩舞,白色的象牙床上铺着厚厚的白色云被。

那云被盖在身上柔柔暖暖,熟悉的触感,让她神经紧绷。

太熟悉了,可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女主咬牙:某人要是让我想起,非让你好看!玩失意啊,谁不会!你等着!)

一只琉璃金兽香炉袅袅升烟,大殿里不时萦绕着一股药草香,这药草香也是她所熟悉的,像他给她服下的那颗药丸的味道。

莫含烟蓦然间想起拜师会。

后来如何却怎么都想不起。

她怎么好死不死会在拜师会那么重要的场合晕倒呢?他会不会在意?

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徒弟终是给他失了面子……

莫含烟这一想,坐立难安,见殿里无人,干脆揭了云被下榻。

“哪去?”

不知何时天迦黎推门步了进来,手里端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那汤药黑褐色的,不用尝就知极苦。

莫含烟缩缩头,将眸光从汤药那收回道:“弟子只是想出去透透气!”

“透气?嗯,闷了?”

“是!”

“那,把药喝了再去!”说时手里的汤碗已不动声色地到了莫含烟手中,莫含烟是推也推不掉。

硬着头皮,端碗嗅嗅。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人呢,人呢?额,人好少好少!看来大家都不喜欢啰嗦故事,好吧,见好就收!今日到此,明儿见!

宁夏国六12方雾炮洒水车每日报价

垃圾车安顺东风单桥垃圾车

包含运费价庆铃扫地车厂家

苏州绝缘工具手套年审周期检测电力安全工具测试

心得运城CPVC电力管运输方式是什么

柔性理筋培训齐齐哈尔正宗正骨推拿手法

乒乓球地胶芜湖乒乓球PVC地胶宝石纹运动地板

合肥污水处理HDPE打孔管厂家诚信经营

浸塑阻隔栅栏网A喀什浸塑阻隔栅栏网A浸塑阻隔栅栏网工厂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