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贺铸最愁的是一桩没有感情的婚姻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20:59:32 阅读: 来源:粉碎机厂家

贺铸最愁的是一桩没有感情的婚姻

贺铸的老婆不光是个美女,还是宗室的女子,生在锦衣玉食之家,却嫁给了一个家道中落的贺铸,过着小市民的拮据生活,这位贺夫人所受的委曲有多大、吃的苦有多少,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前面我们说过,“贺鬼头”这个人长相实在太惊世骇俗,所以,在情场上比较吃亏。但贺铸是贵族的后代,又在朝里居着个官,再怎么着,找到老婆没有任何问题。

贺铸的老婆不光是个美女,还是宗室的女子——他老婆是济国公赵克彰的女儿,有钱有势人家的女儿。生在锦衣玉食之家,却嫁给了一个家道中落的贺铸,过着小市民的拮据生活,这位贺夫人所受的委曲有多大、吃的苦有多少,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两个人在一起生活,闹出很多不快,那个年代又不能离婚,贺夫人选择委曲求全,可她心里不痛快,怎么可能痛快呢?贺铸当然明白,夫妻感情很不好,他很郁闷很难过。他把这样的郁闷写成了一首词《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青玉案》的词牌来自于汉人张衡《四愁诗》中“美人赠我锦绣缎,何以报之青玉案”。

曹植对洛神的描写异常传神,其中有这样八个字:“凌波微步,罗袜生尘”。金庸大才,后来在写作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根据这八个字来创建一个新的武功招数“凌波微步”,北冥神功里有一绝招,叫“凌波微步”,段誉和乔峰比试谁跑得快时,就用了“凌波微步”功,脚力快如鬼魅。

上面这首词,说那美人踩着鬼魅一般的“凌波微步”过来了,但她不愿意过我家门前的横塘路,我只能目送着美人的芳尘远去。锦瑟年华,哪个人如此幸运、能和这个美人共度良宵呢?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天知道吧。

美人就像云一样,我提笔写下了断肠的句子:“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有人说,这首《青玉案》中的“凌波微步”写的正是他的妻子,他妻子看不上他,贺铸在万分郁闷和愁苦之中写下《青玉案》。

也有人说,贺铸和夫人伉丽情深,夫人嫁给贺铸后吃了不少苦,但却能以苦为乐。证据就是贺铸的夫人死后,贺铸写了著名的悼亡词《半死桐》: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有人说,贺铸的《半死桐》可以和与苏东坡的《江城子》一比高下。我看这个评价很中肯。《半死桐》写得真好,虽然没有“十年生死两茫茫”的那种极度感伤,但是,“同来何事不同归”、“头白鸳鸯失伴飞”这样的哀叹一点也不逊色于苏东坡。尤其是最后两句“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让人听后不禁泪流满面。

这首词是在他再次来到苏州时,看到物是人非的情景所生发的感伤。曾经和夫人一起鸳鸯成对的地点,如今已是物是人非,鸳鸯单飞,其孤独何堪!

原野上的草青青,上面沾着露珠,像痴情人的泪。太阳可以将露珠晒干,可是我脸上的泪水谁能够抹去呢?一边是旧屋,一边是新坟,天上人间,如今和爱妻阴阳两隔了。躺在空空的双人床上,卧听南窗雨,回想起过去那温馨的点滴家庭生活,不禁老泪横流:以后的夜里,还有哪个女人能为我挑灯补衣呢?

看了这首词,我是被感动了,不知道您怎么样。有点相信贺铸和夫人是伉丽情深的,而不是没有感情。但经验告诉我,不能仅仅凭文章相信一个人,文如其人不如说是一种善意的安慰或者说希望罢了。就比如说大诗人元稹吧,看他为亡妻写的悼亡诗《遣悲怀》,那更能感动得你不流泪都不行,比如这句“唯将终夜常开眼,报得平生未展眉”,可谓情真意切,但谁能想到,元稹对妻子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呢?事实上,元稹是个风流浪子,朝秦暮楚,到处留情,这样感动人的话,他可能对很多人都说过。

所以,文如其人,实在不过只是一种善意的期望罢了。贺铸这样一个面目铁青的大汉,两米多的个头,写出的词却不是豪放风格,而是正宗的婉约词风,处处弥漫着婉约之音。金庸先生对武术一窍不通,却能将武打招式写得比真的还真。

TOTO售后维修

上海到大连物流

打鱼游戏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