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多名证监会官员辞职注册制改革或推官员离职潮

发布时间:2019-09-29 23:29:11 阅读: 来源:粉碎机厂家

多名证监会官员辞职 注册制改革或推官员离职潮

证监会前官员罗登攀和周健男将分别出任大成基金总经理和党委书记的消息,引发市场高度关注。自1998年以来,证监会官员已出现三波离职潮,注册制改革进程加快,或许使得新一波离职潮来势猛烈。

事件 两位前官员掌管一家基金

罗登攀投奔大成基金的消息,源于大成基金近日发布的一份公告:自2014年11月26日起罗登攀担任总经理职务。他是该公司的第四任总经理。

罗登攀被称为公募基金界的新人,却拥有明星般的个人履历。资料显示,罗登攀被称为“耶鲁海归”,曾经师从2013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教授。2009年至2012年,罗登攀任证监会规划委专家顾问委员、机构部创新处负责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与此同时,原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主任周健男将出任大成基金党委书记的消息,也被市场盛传。

资料显示,周健男于2012年6月开始担任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分管监管并购交易的监管六处、七处;此前在深交所担任总经理助理,分管过策划国际部、上市推广部;担任深交所总经理助理之前,在证监会办公厅工作,曾任现任证监会副主席桂敏杰秘书。按照多数公募基金公司董事长兼任党委书记的惯例,周健男极有可能是未来大成基金董事长的人选。业内人士猜测,周健男仅担任党委书记一职,亦是一种过渡。

追访

超60位前官员入职公募基金

罗登攀和周健男算是证监会前官员近期加入公募基金的标志性人物。

在今年新一轮离职潮中,原证监会国际部副主任汤晓东——证监会近年的“千人计划”中引入职务最高的一位专业人士,于今年8月出任华夏基金[微博]督察长。原上海证监局官员陶耿,今年3月出任光大保德信基金总经理。

他们同样加入公募基金并出任高管。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统计,自1998年肖风、高良玉等一批拥有证监会背景的官员下海以来,超过60位证监会官员前往公募基金大展宏图,其中高管人数超过40人,担任过基金公司总经理一职的接近20位。

一般来说,证监会前官员担任公募基金一把手,均需要时间长短不一的历练,类似罗登攀一步到位的相对少见。

基金监管部成了公募基金的高管人才库。有数据显示,从1998年至2010年,大约有15名证监会离职官员来自基金监管部,担任总经理以上级别职务的达到10名,例如国泰基金[微博]总经理金旭、华泰柏瑞基金总经理韩勇、泰达宏利基金原总经理缪钧伟、国投瑞银基金[微博]原总经理尚健等人。

分析

下海处级干部占八成

与罗登攀和周健男不同,在今年的离职官员中,以段涛和马骁为代表的证监会前官员,则选择了进入证券公司。这些人的离开,成了近期证监会处级以上干部“下海”的最新注脚。据了解,证监会处级以上监管干部由于其专业能力和对行政审批体系的熟悉程度,向来是被监管机构“挖角”时青睐的对象。

中国证监会发行部监管一处处长段涛,近期履新中德证券,有消息称其未来将接任中德证券的副总裁,目前尚未在公司内宣布。段涛2002年进入中国证监会,在关键岗位上任职多年。

另一名处级干级马骁则选择加盟华泰证券(20.39, 0.00, 0.00%)。马骁2002年2月进入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工作,曾任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并购监管一处副处长,一直从事上市公司监管工作。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此前网络流传的一份42名下海官员大名单中,处级干部不少于八成。

回顾

近20年已出现三波离职潮

在前后近20年时间,证监会官员出现了三波离职潮。

第一波从1998年持续到2003年。数据显示,证监会官员下海到基金公司的鼻祖为肖风。肖风1993年进入深圳市证管办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副主任,离职后自1998年4月1日起负责筹建博时基金[微博],博时基金成立之后担任总经理,同时担任副董事长。

这段时间由证监会下海到基金公司的高管达到11位,5人担任总经理一职。目前他们大多离职或面临离职传闻,主要原因在于当时的公募基金没有相关的股权激励,而且不少人与大股东存在矛盾,被迫离开。

第二波从2004年到2010年,官员离职以2004年、2005年和2007年最为密集,前往基金公司的官员达到17名。这段时间股市大涨,不少人看好基金业前景而前往。离职官员担任副总经理的比较多,是因为曾经在证监会工作,基本素质与管理能力较为优秀,但从专业角度讲稍逊于在基金公司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士。此后不少人离开公募基金,转入私募,据称是因为股东方对利润等因素要求非常高,压力很大,加上私募在激励上比公募基金好得多,操作上相对灵活。

第三波从2010年至2013年,前往基金公司的官员达到15位。这一波下海者去向大多是颇具规模且盈利的基金公司,在基金公司担任督察长的人数达到9位,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

之所以出现这个特点,是因为根据相关规定,官员离职后到被监管对象任职的有一段规避期,即领导干部离职后三年内、一般工作人员离职后两年内,不得到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机构任职,但是合规总监、督察长、首席风险官这些职务不受限制,证监会工作人员离职后经过批准可以担任督察长、合规总监、首席风险官等职务。

展望

注册制改革推动第四波?

今年这波官员离职潮可能与注册制的改革进度超乎市场预期有关。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证监会官员纷纷“下海”并非个案,注册制改革必然收紧寻租空间,预计将有多名与注册制落地利益攸关的部门官员离职“下海”。

据公开消息显示,今年以来不少于7名证监会官员已经离职。

证监会官员因何频频离职呢?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远忠曾表示,由于证监会的管理职位有限,晋升比较困难,下海到基金公司为了谋得高薪职位,主要是给自己留后路;另一方面,来自证监系统的基金高管们,其之前在监管层的人脉,也是基金公司发展的重要资源。据称,在基金或券商任职,得到的薪酬至少都在每年百万元以上,大大超过官员的名义收入。

中国轮胎业迫切需要合适平台花兰螺丝

浙江兰溪农机战线的农创客西装

三亚为市民免费提供15万株黄花梨沉香树苗溧阳

为何沙糖桔环割后落花严重临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