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版辞海垓下条目修订考辨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30 03:11:52 阅读: 来源:粉碎机厂家

新版《辞海》“垓下”条目修订考辨

据说《辞海》每十年要修订一次,以吸收学术研究的新成果。《辞海》第六版(2009年版)“垓下”条的注文发生了变化,把原版“在今安徽灵璧县东南沱河北岸”的释文改为“在今安徽固镇东北沱河南岸”。照理,新版《辞海》“垓下”条的修订应有所依据,但限于体例,未能多作说明。事实上,上海辞书出版社在给灵璧县政府《关于“垓下”条目的说明》的函中亦确有具体陈述。函称:《辞海》第六版“垓下”条的编写,系根据《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而来,主要依据是国家和安徽省政府发布的数据,并称据由民政部主编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垓下’一条,作者根据行政区划的变动、河道的变迁,同时结合考古发掘,认定这一遗址的主要部分在今固镇县境内。”还提到安徽省政府将垓下作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定在固镇县濠城镇境内,沱河南岸,并立碑标示等。

函中所言行政区划的变动没有具体说明,应该是指1965年固镇县的设置。但在1979年版《辞海》出版时,固镇县已经建立,“垓下”没有标在固镇濠城集北,故新版《辞海》将“垓下”移位与行政区划的变动扯不上关系。至于河道如何变迁,也没有具体说明。沱河,在汉代为洨水,古代地志书自《水经注》以来多有记述,直到清编《一统志》还指明:“古洨水:在灵璧县东南。《水经注》:洨水首受蕲水于蕲县,东南流径谷阳县,又东南流于洨县故城北,又东南入于淮。《县志》:在县东南濠城也。《汉书》应劭注:洨县,洨水所出,南流入淮。或曰即今沱河。”在这里,洨水所出、经过与所入都讲得很清楚。该地最近的考古发掘证明,沱河河道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当即文献记载的洨水。古城遗址过去曰“霸王城”,村庄叫圩里村,今已改名垓下村,故考古学者命名曰“垓下遗址”。考古发掘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这里就是当年的垓下,反而说明项羽所困的垓下聚只能去别处找寻。因为垓下或垓下聚,按照汉人的理解为聚落、村落,而非有城的县邑。其实古文献对于垓下的具体位置是有明确记载的。例如:《汉书·地理志》沛郡洨县下,班固自注云:“侯国。垓下,高祖破项羽。莽曰育成。”《后汉书·郡国志》沛国洨县下也有作者自注“有垓下聚”,刘昭补注曰“高祖破项羽也”《水经·淮水注》:“洨水又东南流迳洨县故城北。县有垓下聚,汉高祖破项羽所在也。”《元和郡县图志》卷十:“垓下聚,在县西南五十四里,汉高祖围项羽于垓下,大破之,即此地也。按:汉洨县属沛郡,垓下即洨县之聚落名也。”《太平寰宇记》卷十七:“濠城,在县西南七十八里,即汉洨县也。属沛郡。垓下,洨县之聚落名。……垓下,在县西五十里。汉兵围项王于垓下,大败之。有庙,在县西五十里。”《明一统志》卷七:“垓下,在虹县西五十里,汉兵围项羽垓下大败之,即此。”由此可知,《汉书》、《后汉书》、《水经注》等都指出汉代洨县有垓下或垓下聚,《元和郡县图志》以下则说到它距离县城的具体位置与里程,在虹县西南或西边的50里左右。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见到任何早期文献指说垓下即洨城的,说明旧版《辞海》对于“垓下”条目的注文是合理的,体现了古代以来文献记载所反映的基本史实。

除以上历史地理文献之外,《史记》本身对于垓下之战的描述,也能说明战争的核心地点垓下即项羽驻军的地方,不会是洨县县城。且看《高祖本纪》:

五年,高祖与诸侯兵共击楚军,与项羽决胜垓下。淮阴侯将三十万自当之,孔将军居左,费将军居右,皇帝在后,绛侯、柴将军在皇帝后。项羽之卒可十万。淮阴先合,不利,卻。孔将军、费将军纵,楚兵不利,淮阴侯复乘之,大败垓下。

由上,垓下之战主要是韩信大军与项羽军的战斗。这场战斗差不多40万人参与,又是包抄、合围,如果是以洨城为中心进行,显然难以展开,也不可能有包抄、冲锋,城墙、河流的存在,使这一切都不可能出现。而灵璧县城以南至沱河之间数百平方公里的地带,即古文献记载的垓下之地正夫如此。又《项羽本纪》载:“项王军壁垓下,兵少食尽,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壁”即军垒,或深沟,或兜土为壁垒,以阻挡敌人。项羽如果在城里是不需要深沟壁垒来阻挡汉军的,城墙显然比临时性的军垒更坚固。

至于说到安徽省政府将垓下遗址定在濠城北沱河南岸,并立牌标示,这是由于20世纪80年代特殊情况造成的。据笔者所知,当时省政府发文让各地申报省级文物单位,灵璧县没有做工作,固镇县积极申报,因而成功。但不管怎样,历史遗迹的认定更主要的依据应该是历史记载与考古发现。至于说参考学术研究新成果,以下中国一流学者数十年的研究更应该受到关注,如:1、郭沫若主编《中国史稿地图集》上册,地图出版社,1979年。2、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二册,地图出版社,1982年。3、施丁先生的一系列关于垓下的研究论文,我所见的有三篇,分别发表于1998年、2000年、2003年,并且都是在重要的学术杂志上,很容易找到。以上学者参考古今文献以及古睢水至沱河一带地下出土文物,定垓下在灵璧县东南沱河北岸。这些研究成果与民政部主编的词典以及省级文保立牌,哪一个更能代表新的学术研究水准,似乎不用多说。

基于以上,我们认为新版《辞海》对“垓下”条目的修订有欠审慎,不能不辨。

阿凡果酵素

小萌希奥纸尿裤

投资公司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