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经济未见好转A股难言见底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7:12 阅读: 来源:粉碎机厂家

经济未见好转 A股难言见底

广州证券资产管理部投资总监王喆:  研究员出身的王喆在投资中也仍然坚持着“研究派”的风格,在A股这个熊长牛短、大起大落的市场中始终坚守着价值投资。  而价值投资者们经历的种种挑战同样也呈现在王喆面前。去年年底成立的广州证券集合理财产品“红棉1号”在首次开放之后遭遇大规模赎回,作为投资总监的王喆,预期到了产品赎回的压力,他们不得不与年初稍有起色的市场失之交臂。  “国内投资者普遍投资周期比较短,但价值投资需要的是长周期的投资。”王喆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专访时坦言,在A股市场做价值投资确实“更困难些”,但他也坚持认为,这是获取长期回报的有效路径。  短期内A股难言见底  《财商》:A股这轮熊市从2007年的高点算起已经差不多5年时间了。你认为A股持续走熊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A股熊市这么漫长?  王喆:最重要的还是经济基本面的因素。企业的估值是由企业价值决定,而企业价值是由盈利决定的,现在整个经济正处于一个下行的周期,大的趋势上是处于经济转型的过程,而转型的过程一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所以说这个阶段就注定了经济乃至股市都很难有太好的表现。  另一个就是制度上的原因。我认为A股本身就存在先天制度上的缺陷。A股市场设立之初是为了融资服务,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当二级市场具有盈利效应的时候,还可相安无事;而在熊市当中,投资者的利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只能选择“用脚投票”。  《财商》:对于当前的A股市场你是如何判断的?A股是否已经具备投资价值?  王喆:在基本面没有转好的情况下,我认为谈市场整体的投资价值可能还是有些不切合实际。  举个例子,1990年的时候,日本股市的估值只有十几倍市盈率,美国股市估值也差不多,但是过了20年以后,美国股市上涨了好几倍,而截至2010年,日本股市反而下跌了60%~70%,同时,两个市场的市盈率依然是十几倍。  所以,单纯地从价值的角度看,显然是当时的日本股市不具备投资价值,而美国股市具备投资价值,而两者的区别就是企业盈利是否能带来持续的增长。  我认为,目前国内市场还没有出现企业盈利持续改善的迹象,所以当前还不适合单纯从点位和估值去判断市场的投资价值。估值永远都是相对的。只有基本面确定之后,才有估值,脱离了基本面的估值并没有太大意义。  《财商》:很多观点认为实体经济有可能在四季度见底,你对基本面是如何分析的?  王喆:从短期来看,四季度的经济形势可能会相对乐观一些。首先四季度整个经济数据可能会有一些好转的迹象,这与去年的基数有关系,同时也与一些国家经济政策、整个库存的变化相关。但现在就判断经济见底,认为明年或者后年经济开始持续恢复增长,我觉得还为时过早,经济整体运行态势还需要观察。  《财商》:基于当前的判断,你们接下来的投资策略是怎么样的?  王喆:我们产品的投资理念还是坚持价值投资为主,目标是通过寻找成长型的企业,通过长期持有的方式获取企业价值增长带来的收益,所以无论在哪种市场环境下,我们重点其实还是以选股为主。  在具体配置上,现在还没有看到周期好转的迹象,所以还是会选择一些在目前经济环境下能够逆周期实现增长的行业和公司,如医药、消费、农业等。  《财商》:医药股的估值是不是还是有点偏高了?为什么看好医药行业?  王喆:医药行业实现确定性增长概率性相对较大,原因无非两方面,一个是老龄化,另外一个就是人们对健康的关注度在升级,所以行业也将处于不断提升的过程当中。  至于估值,我认为估值一定是动态的,会跟随基本面发生变化。对于未来能够实现确定性增长的公司,市场一定会给予它合理的估值,好的东西就值得给予好一点的价格。  在A股做价值投资更艰难  《财商》:在做投资之前,你也从事了多年的研究工作,研究员出身对你的投资有哪些影响?  王喆:在投资中我会更加注重公司基本面的研究和企业价值的判断。在我看来,决定股价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基本面应该还是最核心的因素,同时基本面的研究对我们来说也是比较好把握的一个方面。  在这么多年的投资经历中,我们也发现,短期内公司股价会受到市场影响出现波动,但一些优秀的公司如贵州茅台(600519.SH)、云南白药(000538.SZ)等,从长期的角度看,其股价上涨的过程其实是公司价值不断提升的过程,业绩增长是股价上行的核心驱动因素。  所以,我们基本上是根据企业基本面的变化来进行投资,我们整个产品的投资取向也是价值投资。  《财商》:在你的标准之中,什么样的企业才是值得投资的企业?  王喆:好的投资标的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是好公司,即这家企业能够赚钱,具有较好的盈利能力。二是要有好价格,好公司还必须有好价格,这样才能有好的投资回报。好公司并不一定是好股票,如果介入成本过高,相信也难以取得理想的收益。  至于怎么寻找好公司,我们还是采用自上而下选股方式。比如现在周期内经济基本面不太好,那么我们首先就会自上而下先排除掉一些大的周期性行业,然后从一些细分行业进行筛选,或者是在大行业里面寻找一些能够逆周期增长的公司。  《财商》:那么对你们而言,择时是不是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王喆:是的,对于我们来说,选股是第一要务,择时并不是我们投资的重点。一般来说侧重择时,关注的东西跟基本面分析存在较大差异,并不是我们的特长。  另外,美国有一个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对美国大量的投资基金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大类资产配制对净值贡献超过98%,而择时的贡献所占比重不足2%。所以,择时虽说短期内会有差别,但从长期来看,对净值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财商》:但这是否也跟美国股市的表现有关系?美国持续处于上升趋势当中,而A股则是熊长牛短,在A股要找到穿越周期、穿越市场的股票是不是会更困难一些?  王喆:我同意你的观点,在A股做价值投资或者说选股确实更困难。  美国股市不仅是苹果这一类的少数公司股价在创新高,而是美国股市整体也在不断上涨。但是在A股市场中,优秀的企业、能够持续成长的企业跟美国相比显得更少一些,因此我们在标的的选择难度上也更大。  《财商》:“红棉一号”是去年12月份成立的,但产品在成立不久打开申购之后随即就遭遇了大规模的赎回,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  王喆:我觉得这跟国内的投资环境有关系,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了。事实上,这种较高比例的赎回对产品的操作也是有较大影响的。像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就是预期到产品在打开申购赎回之后可能会遭遇赎回,所以实际上在年初市场有机会的时候,我们是没有办法去把握的,这就错失了一些机会。  另外,对我们这种价值投资型的产品来说,要获取收益实际上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毕竟企业的成长需要时间。投资周期过短对我们操作还是造成一定的困难。

ap辅导

alevel辅导培训班

培训alevel

alevel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