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当现代设计中的中国文化气韵生动艺术

发布时间:2021-09-09 16:55:36 阅读: 来源:粉碎机厂家
当现代设计中的中国文化气韵生动艺术

现代设计中的中国文化气韵生动艺术

很幸运生长于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华夏沃土,能够仰仗古老的历史文化生长。而追溯研究中国美学史的意义之一即是具有推进现代美学的现实意义,并为现代设计注入文化的生机。

伴随新的文明历程的到来,设计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不可或缺的文化角色,充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且又深刻影响着当代的文化、科技的迅猛发展。地球“变小”了。设计也似乎趋于一种大同或国际化。设计不可避免的处处显露出时代的痕迹和共性。以新的姿态,新的文化意义展露风采,融入宏大的世界文化主流中,而又体现时代的气息与智慧。

设计需要一种意念,更需要一种文化意识,它是设计的主流,同时也能体现一个设计师自身的底蕴。因此,置身深厚的文化积淀,面对飞速发展的设计世界,采历史文化精髓,播时代设计文化之气宇,以新的姿态、高的文化视点,将民族文化广为传播,从而显示其真正的魅力门、盖装卸应便利。这是当代设计师将辉煌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相融汇的时代使命。

追溯中国美学史,感于“气韵生动”的命题。这最早是见于南朝画家谢赫的《古画品录》(原名《画品》)中提到绘画“六法”,“气韵生动”居于首位。

“六法者何?气韵生动是也;骨法用笔是也;应物象形是也;随类赋采是也;经营位置是也;传移模写是也。”

“六法”被前人赞为“千载不易”“万古不移”,在中国绘画史上影响极大,而“气韵生动”的影响尤为重大。

“气”是从哲学的范畴转化为美学范畴的。“气”这个范畴在先秦哲学和汉代哲学中已占有十分突出的地位。老子早有对气的论述:万物的本身和生命就是“气”。另外,孟子、庄子、荀子、《淮南子》、王充等都有关“气”的论述。如《淮南子》、王充的元气自然论哲学。这些论述对后者的现象是设施的使用环境不好而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思想家影响较大。阮籍、嵇康、杨泉继承了王充的元气自然论哲学。

“气韵生动”的美学思想正是在这种元气自然论哲学的影响下产生的。魏晋南北朝文艺批评和美学理论的大发展,也要求一个美学的范畴对文艺和审美问题作出最高的概括。这样,“气”从一个哲学的范畴转化成为美学的范畴,从而,哲学上的元气论转化成美学上的元气论。“气”作为美学的元气论包含了三个方面的内容:

首先,:“气”是概括艺术本原的一个范畴。即宇宙元气构成万物的生命,推动万物的变化。从而感发人的精神,产生了艺术。所以艺术作品不仅要描绘各种物象,且要描写作为宇宙万物的本体和生命的“气”。

其次,“气”是概括艺术家的生命力和创造力的一个范畴。艺术家的艺术创造活动,是“气”的运化,它既是生理活动,也是心理和精神活动,是整个身心协调一致的活动。

再者,“气”是概括艺术生命的一个范畴,“气”不仅构成世界万物的本体和生命;不仅构成艺术家的生命力与创造力的整体;它也是构成艺术作品的生命。

由此可知,“气韵生动”并非孤立之命题。“生动”二字是对“气韵”的一种形容,关键在“气韵”二字。“气韵”的“气”理解为画面的元气,是宇宙元气和艺术家本身的元气结合的产物。画面的元气也正是艺术的生命。

“韵”并非常规理解的音韵、声韵,或常规所指的节奏、韵律。“气韵”的“韵”是从当时的人物品藻中引伸出的概念。是指一个人的内在的个性、情调的显现。它不是人物的一般形象,而是人物的审美形象。

“韵”和“气”不可分。“韵”是“气”决定的,“气”是“韵”的本体和生命。“气”是属于更高层次。明代顾凝远《画引》说:“六法,第一气韵生动。有了气韵,则有生动矣。”即有了“气韵”,画就有了生命,画面形象就活了。有了“气韵”,画面形象自然符合“形似”的要求。因为有了“气韵”要求表现的人的风姿神貌,而人的风姿神貌离不开人的自然形象,又超出人的自然形象。

如今,西方文化的闯入,为民族传统文化提供了与之比较的参照体系。有了西方文化作为参照体系,就可以在比较中清醒地认清本民族文化艺术精神象征,以便在艺术实践中弘扬。

由于中国艺术注重对作品传神韵味的内心体验,西方艺术相对注重生理的感官的刺激,这种文化精神的差异影响中西设计的不同的审美方式。尤其是在“气”这个范畴提供了一个关节点。中国文化从老子开始就有“道”“气”“象”的论述。奠定了中国艺术对“气”的追求。气是可以体悟的,又是难言的。气是模糊的,但又似乎是可以把握的;于是中国艺术中的气超越了形与色,完全靠神会,从而增添了中国艺术的神秘性。

今天我们从许多中国的优秀设计作品中,同样能看到设计家在设计中对气的追求。香港著名设计家靳埭强先生在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设计理念的融合方面有很深的造诣,靳埭强先生的设计受中国传统绘画的影响颇深,得中国水墨之精髓,采传统艺术之灵韵。在其作品中我们常常看到“水墨”、“飞白”等传统符号与现代图形元素的巧妙结合,感受到他的作品流露儒雅、清新而不失现代感的文人气质。他为中国银行设计的行徽,除达到国际水平外,更以古钱和“中”字的结合构成简洁而富时代感的企业形象。它不但具有商标设计的最基本的要求,同时它蕴涵着传统文化的深厚气韵和象征意义,更引起公众的共鸣。

靳埭强先生富有民族特色的设计,完美地演绎着中国风骨。在为元朗荣华食品系列包装设计中,商标采用月亮的圆和饼的方做成几何形,中间重迭牡丹花图案,图案的表现手法运用了中国传统的退晕手法,极富民族特色,且不失现代感。在包装盒的造型设计及色彩搭配上,气脉相连,巧妙地将中国的传统韵味溶入其中,恰到好处。系列包装让消费者在流动的视线中,感悟到“气”的运动,感悟到一种虚灵之美。这种气韵之美是在西方设计中所寻觅不到的。而国内的很多设计,也可看到类似靳先生的那只独特的笔刷已刷遍大江南北,刻意模仿,追求形式上的神韵,却丧失了自我的个性。这种以为只要运用汉字、中国题材、传统纹样来表现作品及体现民族神韵是片面的。谢赫提出“气韵生动”,也是为了追求“神”、“妙”的境界,是对文化精神的认同,是实现自我精神价值的需求,使画面形象通向作为宇宙的本体和生命的“道”。这是无限和有限、虚与实的统一。

谢赫把“气韵生动”放在“六法”首位,说明这是绘画创作的总的原则、总的要求。中国美学的元气论着眼于整个宇宙、历史、人生,着眼于整个造化自然。它要求艺术家不限于表现单个的对象,而要胸罗宇宙,思接千古;艺术作品的境界,要蕴涵深沉的底蕴,而不只是刻画单个的人体或物体。因此,任何仅仅形式上的刻意追求都是肤浅的。

以当今的设计事业发展而言,不少设计师都经历了三个时代:最初的设计彻底受西方思想影响;七十年代开始留意本地市场的需要,在设计中加入本土民生及文化色彩;近年,更将创作空间扩阔至国际层面,并在当今设计中,注入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不象以往一段时期那样,一味地仿效西方简单地追求视觉冲击力,不再简单地追求视觉感官刺激,而是在形与色之间寻觅东方之神韵,注重中国艺术文化之内涵,注重修养的继承;是充满生机勃勃的动感,但又渗透着深邃的文化修养与人品格调。比如在吕敬人先生的现代书籍设计中,可以看到设计家注重对气韵的感悟。而对“气”的追求,并非单纯回归到古代书籍装祯中那种阴柔萎靡的书卷气,而是追求超越书籍形色之上的气韵。在他的设计中可以看到设计观念的进步,已日趋整体和深入贯注到封面、环衬、勒口、扉页、书脊等每一个空间。并在书籍翻阅的过程中,随着视线的转移形成气韵的流动感,使人同时五感之美:

视觉美(来自书籍设计的吸引)、

触觉美(来自纸张的肌理素质、轻重、质地、翻阅的手感)、

阅读美(知识的美的享受)、

听觉美(书籍翻阅的声音)、

嗅觉美(油墨、纸张的自然气息)。

使书的设计注入了传统与现代的兼容,营造了时代的气氛和分寸感,也将文学艺术的文字语言转化为具有生命力的传达表现形式,进而准确传达书之内容和一种内在精神的震颤力。

诚然,神韵、品位、气韵在平面设计中的回归,是建立在充分吸收西方设计形式的基础上的,扬弃了中新材料企业代表分享了“走出去”的经验国传统文化中的消极、保守、萎靡的方面,融入了西(3)运行距离方设计中强烈的、积极的文化精神,使中国设计登上一个崭新的台阶。络信息时代的来临,高科技的手段,设计师可随心所欲地调动各种视觉符号与要素,设计酿造神秘的东方气韵,并焕发超越时空的现代感。 \

上海包装

电子式拉伸试验机
高端电子万能试验机
青岛拉力试验机
电子式拉伸试验机